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 信息内容

南方日报:韩江流域六市河长办齐聚揭阳交流经验,推动建立跨界“清漂”合作机制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日期:2018/8/22 浏览数:512

    南方日报讯 (见习记者/张子俊 记者/张伟炜 谢庆裕)今年6月,广东以流域片(东江、北江、西江、韩江、鉴江)为单元开展今年首次集中清漂专项行动。作为广东省第二大河流及粤东“母亲河”的韩江进展如何?

  8月17日,在揭阳举行的韩江流域片水面漂浮物清理工作交流会议上,省韩江流域管理局介绍,通过实施“清漂”专项行动,韩江流域六市河段基本实现了河面无大面积水浮莲等漂浮物的目标,水环境得到较大改善。

  当天,韩江流域内汕头、梅州、汕尾、河源、潮州、揭阳六市河长办相关负责人齐聚一堂,就“清漂”专项行动交流经验。根据省河长制办公室的部署,今年9月15日至10月15日,将开展流域片第二次“清漂”专项行动。

  各市投入上千万元“歼灭”漂浮物

  “以前最怕陪领导过桥,不敢看桥下,也不好意思抬头,现在底气更足了。”会前在揭阳榕江南河清漂点,面对干净的河面,揭阳市水务局局长王全录说:“已经把‘清漂’当成一场战役。”

  揭阳不是个例。经过一个多月的专项行动集中清理,韩江流域片水面漂浮物问题得到明显改善。

  “流域片各市加大资金投入,落实专门队伍,加强跨界协作,推动将‘清漂’纳入河道日常管理。”省韩江流域管理局局长陈图钧介绍,一些地市还通过购买社会化服务、建立网格化管理体系、加强跨界协作等方式,探索建立河道保洁长效机制。

  据统计,汕头市投入过千万元,清理水面漂浮物85.9万吨。梅州市投入资金1131万元,清理河流长度1115公里,清理水面漂浮物5.02万吨。汕尾市投入资金4667万元,清理河流长度1172公里,清理水面漂浮物41.86万吨。河源市投入资金1728万元,清理河流长度3707公里,清理水面漂浮物3.29万吨。潮州市投入资金3902万元,清理河流长度6665公里,清理水面漂浮物20.18万吨。揭阳市投入资金8494万元,清理河流长度3219公里,清理水面漂浮物48.04万吨。

  此外,各市也进行严厉的督查问责。6月底,省韩江局派出3个工作组分赴梅流域内六市开展“清漂”督导工作。督查的压力也传导到地方,汕头市一个多月内开展62次“五清”专项督查;梅州市开展以“清漂”为重点检查内容的河长制湖长制督查工作;汕尾市对“清漂”工作滞后的陆河县16名河长进行全市通报批评;河源市将“清漂”工作纳入每月督导内容;潮州市对“清漂”专项行动开展情况和清理成效进行全面督查,并加强巡查和“回头看”。揭阳市则通过无人机航拍取证、督查组暗查暗访等方式强化“清漂”监督检查,对“清漂”工作不到位的河长进行严格问责,市河长办报市河长制工作领导小组建议问责处理54人次。

  研究将大型清漂机械纳入农业补贴

  在交流中,“清漂”资金不足,跨界“清漂”问题成为各地河长办关注的焦点。

  省韩江流域管理局表示,流域片各市属我省经济欠发达地区,“清漂”等河湖管护经费不够充足,多数县镇村“清漂”设备落后,缺乏专业设备,基层“清漂”等工作缺乏经费保障。

  一位地市河长办负责人表示,目前在大型治污基础设施建设上,由市里投入基本没有问题,但在长效机制的建设上,包括日常的清漂、清淤、巡河等,乡镇一级资金特别困难。“今年市里给了1000万元,但分到7个区县,就感觉杯水车薪了”。

  “各市基层‘清漂’工作在经费保障上的确有困难。”陈图钧说,后续将就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尽快找到解决办法,建议我省河长制专项资金对流域片“清漂”工作给予更多支持。对于日常“清漂”中大型机械成本高的问题,省韩江流域管理局副局长郭海涛透露,目前正在研究是否可将清漂、清淤船等大型机械纳入农业补贴范畴,以此减轻基层治河压力。

  此外,一些地市河长办也反映,部分跨界河流“清漂”范围、责任没有明确,协作机制没有形成,协调难度较大,容易形成“清漂”死角。

  省韩江流域管理局表示,接下来将加强对“清漂”工作的明察暗访,发现问题及时督办整改。强化跨界河流“清漂”工作的协调与协作,协调推动上下游、左右岸地区建立“清漂”合作机制。推进跨界河流视频监控系统建设,强化监督与监控。将“清漂”工作情况及成效纳入河长制考核。

  交流会上,揭阳市水务局分享了跨界“清漂”协作的新思路。

  揭阳市仙桥镇与汕头市金灶镇恰好处于河流两岸,清漂行动开始后,由于期初对这一河段采取横向分割的治理方式,以“岸”为单位,两岸乡镇分别治理自己的岸。但因为无法在河中间横着拉拦截网,也就造成区域权责不清,治理工作迟迟无法推进。

  后来,两个镇一同到汕头市,由汕头水务局牵头协商,两镇最终签订协议,将原来的“两岸”治理思维转变为“两段”治理思维,即将7公里长的河段,依据清漂工作量大小,用拦截网平均分成两段,两岸乡镇各选一段分工治理。通过人为创造出上下游“两段”,明确两方责任区域。两岸乡镇达成协议后,很快就解决了河面漂浮物的问题,也建立起长效清漂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