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水利心声 > 信息内容

试论韩江水历史与岭南水文化的关系

信息来源:综合科发布日期:2016/6/22 浏览数:13664

陈伟家 卢学墁

 

    摘  要:韩江流域内主要居住着客家族群和潮汕族群两大族群。自古以来,潮客族群的事水活动与事水历史孕育着韩江瑰丽、独具特色的水文化品格,铸造了开拓进取、不畏艰难、经济实用的岭南水文化特色。其瑰丽的民俗文化以及儒家传统背景下的人文特色,具有岭南水文化特征,具有传承历史文化意义。

 

    关键词:岭南水文化  韩江  历史文化

 

    韩江为广东省第二大河,地处闽粤交界地带,韩江流域幅员广阔,从山地径流到下游三角洲,流域人口密集,人文鼎盛。流域内2000多万居民主要居住着客家族群和潮汕族群。自古以来,客家人和潮汕人以韩江为母亲河,逐水而居。韩江以其水系分布和地理特征孕育、滋养、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潮客名贤。千百年来,潮客族群的事水活动与事水历史孕育着韩江瑰丽、独具特色的水文化品格,铸造了开拓进取、不畏艰难、经济实用的岭南水文化特色。

    一、异彩纷呈的韩江水历史

    (一)民间传说与民间信仰:见证百姓对韩江安澜的渴望

    韩江的人文历史是伴随着韩江水域的变迁而演变发展,是一部满载开山辟岭、垦荒拓壤的艰难治理水患的历史。据史料记载,潮汕先民自汉唐时期便辗转闽中地区而开始迁入,客家人于两晋年间由江西、福建迁入梅州客家地区。靠天种田的农耕时代,水作为农业生产的命脉。如何治水、用水成为了地方民众和地方官员的重要命题。逐水而居的潮客先民为征服韩江,治理水患,开展了一场又一场不屈不挠的较量。

    自古以来韩江的水患灾害危害至深,官府百姓望水兴叹,由于劳而无功的付出多,百姓将治水理想寄托在民间的传说和信仰崇拜中。南宋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由于经济发展,韩江广济桥开始了建设,至清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竣工,前后用了近360年的时间。民间传说“八仙修桥”的故事, 寄托了潮汕民众对江河安澜,保一方平安的美好愿景。广济桥建成后的韩江仍然受台风灾害和洪水的影响,百姓对水患依然忧心忡忡。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知府张自谦修缮广济桥,铸造了牲牛二只,分置西桥第八墩和东桥第十二墩,寓意“镇桥御水”。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洪水,东墩铁牛坠入江中。当地流传民谣为证:“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二十四洲,二十四楼台二十四样,二只鉎牛一只溜”,记录着潮人寄意牲牛镇水,抗击水患的强烈渴望。

    位于韩江潮州南堤段的安济圣王庙,更充满神秘的民间信仰色彩。乾隆年间《潮州府志》载:“青龙庙,庙跨城南大堤,当韩江之冲,神素灵应,常有灵物蜿蜒凭盒次香案间,其色青,是曰青龙。>>潮人睹青龙之来,辄谓神降,奉之益虔”,并记录“前明滇人有宦于潮者,奉神像至此,号安济灵王,立庙镇水患,遂获安澜”, 这些民间传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治理韩江的迫切愿望,也反映了历史上对韩江治理的重视程度。

    (二)官方与民间治水智慧,彰显与江水斗智斗勇的族群毅力和智慧

    韩江的水历史是一部满载官方与民间治水方略的水历史,彰显着与江水斗智斗勇的韩江人民毅力和智慧。韩江流域面积30112平方千米,上游的汀江和梅江集水区域较广,而到了潮州境内河段河道狭窄,韩江三角洲地带自古以来饱经水患灾害。为防治水患,历代官民通力合作,与洪水搏斗,留下了一座又一座治水历史丰碑。

    建于北宋年间的潮州古城堤,初期分内城和外城,由于年年水患袭击,到北宋中期已毁大半。公元1234年,南宋知州叶观以府库钱财加之民间坊户承担部分费用的形式主持了修筑,公元1495年,明朝知府车份主持再修复了临江堤城北段。为了防御洪水的袭击,清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将军王光国主持改进了堤城的防水设施:在广济门、山水门、下水门各个城门两边安装大石柱,中间凿槽,遇汛期江水上涨时加装水板抵御洪水。清同治年间(公元1871年),潮州总兵方耀采纳了本地士绅杨淞、朱以锷的建议,对堤城进行了全面的维修。在城墙中轴线开挖深沟直达城基地部,做了防渗漏处理,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尔后的三百多年,每逢汛期到来“水板”和“堤城”共同发力,抗洪力量倍增。“城外洪水滔天,城内人间太平”的奇景,成为治水佳话。

    从南宋到清同治长达600多年,历代官民共同谱写了护城、围水、防洪的治水历史,这些历史史实和史料,彰显了古代治理韩江的民间力量。

    (四)韩江桥市与港口商埠,凸显韩江水文化和商业意识

    韩江水路连通闽、粤、赣三地,韩江的水路网络发达,北入江西,西近广州,东通福建,南至韩江三角洲,经济活动和文化交流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韩江流经潮州市区河段出现的广济桥市,与韩江出海口的汕头商埠,是韩江商业繁荣最辉煌的见证,是我国沿江沿岸商业版图的摇篮。

     广济桥,地处闽粤交界处的古潮州府所在地。明宣德十年(1435年) , 潮州知府王源主持建造了126间亭屋和12座楼阁的广济桥之后,其商贸活动逐渐成形,潮州东门码头渐渐形成韩江水道中重要的货物集散和转运的重要枢纽。明朝后期,由于东南沿海海盗活动猖獗,几度禁海。随着清嘉庆年间“禁海令”的废除,海上商业往来活跃,使广济桥的水上商贸活动更加繁荣。发行于清末年间的美国明信片《潮州湘子桥》就记录了这一规模宏大的“韩江清明上河图”景象。

    商贸经济带沿着韩江一路南下至南海,又是另外一番繁荣景象。其中最显其商业特点的当属汕头港。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韩江出海口的汕头正式确定为对外通商口岸。韩江作为内河运输重要线路,为中下游一带的商贸活动创造了良好的条件。1858年《中英天津条约》签订,辟潮州为通商口岸,1861年开辟“汕头埠”作为通商口岸。地处韩江口的汕头商贸活跃,成为上海-汕头-香港之间的海上运输纽带。恩格斯在《俄国在远东的成功》一文中指出:在当时的中国沿海,汕头是“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由于通商活跃,商船云集,汕头港商业的繁荣景象成为当年世界许多殖民者关注的目标,来自世界各国的商业机构应运而生,各国在汕头纷纷建立教堂、医院、学校、商业机构等。1906年,继电话电报入口、汕头港与榕江、韩江小火轮运营、潮汕铁路通车,韩江下游的潮州、汕头一带经济贸易、宗教活动、传媒应运而生。福建永定胡文虎(客家人)在汕头开办了“永安堂”药业公司,同时创办了“星系”报纸(星华日报等)。港口业、运输业、报业、电信业、药业、贸易的繁荣发展,为当地提供了更多了解世界的机会,也为韩江的水历史增添了厚重的一页。

    广济桥桥市和汕头埠商业繁荣的历史,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发展一个显著的例子,与岭南文化历史、海上丝绸之路同为一脉,融合了岭南商业繁荣、文化、经济发展的合力。

    (五)红色交通线:谱写了红色革命史诗

    韩江成为红色交通线的历史是近代韩江水历史中至关重要的篇章。1930年10月,中共中央建立了由上海、汕头、大埔、福建永定、长汀到瑞金的秘密交通线。交通线以潮汕铁路线为陆路,以韩江潮州东门码头至大埔青溪码头为水路,先后输送了食盐、布匹、药品以及电器、印刷、军械等物资300多吨,护送了200多名干部秘密前往中央苏区。1930年冬至1931年春夏间,由此进入中央苏区的有任弼时、刘伯承、徐特立,博古、刘少奇、陈云、周恩来等中央苏区干部。韩江成为1930-1933年中央苏区与外界联系的红色交通线的唯一水路。中国红色革命的传播力量,吸引了无数的韩江儿女抗战胜利赴汤蹈火,是中国抗战史光辉的一页,对当代青年的教育具有深远意义。

    二、韩江的水文化品格

    韩江文化作为一种流域文化,客家人文和潮汕人文的相依相伴构成了独特的、不可取代的地域文化特质和风格,其文化特色具有自己的特殊地位。韩江水利依顺广东水利的文化大脉,在岭南水文化的历史长河里熠熠生辉。

    (一)传承历史文化发展的岭南水文化品格

    韩江流域包括闽西、闽北与粤东一带,主要居民为客家方言和闽南语系的潮汕方言区居民,他们在传统习俗上既各自区分又相互融合,百姓和睦相处。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和不断交流融洽,形成了与珠江流域广府人居互相呼应的“大社会”,而使粤东、珠江口等商业繁荣地区更加融合着岭南品格。

    (二)集聚客家文化与潮汕文化的韩江水文化

    据《大埔志》记载,客家、福佬(客家人对潮汕人的俗称)同为中原遗族, 因迁入路线不同, 故成为二系。清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嘉应直隶州未设立以前, 梅州古域为程乡(后来分出镇平、平远),由潮州府长期统辖。

    韩江一衣带水,带动了客家山区与潮汕平原和谐而牢固的潮梅人文风景。客家人的南迁, 带来北方士族聚族而居和修筑坞堡的传统, 形成客家围楼理所当然的源头。在梅州客家山区至福建永定一带,客家土楼(围龙屋)成为山地民居文化特色。而潮汕地区,“百鸟朝凰”、“下山虎”、“四点金”等民用建筑体现“潮汕厝、皇宫起”凸显了士族生活的气派。从客家土楼到潮汕民居,孕育了韩江流域的民俗风情。

    (三)融合中国与世界华人文化历史的韩江文化

    客家地区的“八山一水一田”和潮汕平原的“地狭人稠”,村落密集,人多地少,加上应对自然灾害能力有限,使得大批居民出国谋生。据史料记载,南宋末年,潮人参加抗元者众,兵溃后不少遗民流寓海外。明末清初,参加反清复明斗争失败后,又成批向海外逃亡。海上丝绸之路特别是明代的海上贸易,潮人通过移居海外进行经贸活动。清康熙海禁渐开后,大批潮人由樟林港出洋者众。19世纪60年代至20世纪40年代,潮汕移民出国形成了几次高潮。

    据统计,世界华人当中,客家侨胞和潮汕侨胞构成了世界华人的重要组成。其中,韩江流域境内潮汕籍华侨约1500万人,目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5000万华人中,潮汕人多达1500万,占30%。梅州也是全国重点侨乡之一,2014年末户籍人口为528.64万人,旅居海外的华人华侨多达700万。以台湾省为例,台湾的客家人有500万,梅州客家人就占了180万。受历史、地理因素影响的独特区域,使韩江流域与台湾、香港和东南亚历来往来密切,韩江文化因此传承了华夏历史、连结了岭南风雅、融合了中西人文。

    (四)印记风雨如磐革命历史的韩江红色文化

    发生于1927年10月的韩江三河坝战役和发生在1930年至1933年底由中共中央建立的上海、汕头、福建永定至江西瑞金的秘密交通线,凸显了韩江红色文化的特色。

    三河坝战役由朱德、周士第和李硕勋等指挥,它探索了中国革命的中心从城市到农村,军事上从正规战到游击战的转变。

    1930年10月至1933年底,由中共中央建立的由上海、汕头、永定到瑞金的秘密交通线,保障了中共中央与中央苏区的联系和物资供给,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三、对韩江水历史和水文化的思考

    韩江流域内人文鼎盛,经济活跃,岭南文化的影响和熏陶,融合了南粤汉族三大民系(即广府民系、客家民系、潮汕民系)的文化差异。三大民系的自觉融合和交流,推动了岭南历史文化的发展、经济活动和各种文化生活的互为渗透和互为影响。

    由于不同的历史背景、居住环境、文化基因、经济条件,加上语言差异,三大民系各自保持其生活习俗、文化意识、性格特征。

    (一)事水活动的同向性带动了韩江的治理和水利发展

    广东省水行政一盘棋治水思想,与珠江流域水系的治理与开发同出一脉,北江、西江、东江、韩江流域的开发与整治,包括流域管理、水资源保护、水生态、水文明的倡导,防洪、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和管理呈现了广东事水活动的同向性。广东省振兴粤东西北地区发展纲要,给韩江治理带来的契机。

   (二)韩江历史文化和韩江水利建设前瞻

    韩江下游潮州供水枢纽的建设,保留了与历史文化名城潮州的建筑风格的锲入和融合。水利景观可以作为标志性的建筑是水文化发展的要求。潮州供水枢纽,具备与周边大文化背景、大环境特色的相融入。准备建设的高陂水利枢纽,将带动河流航运、发电、水环境整治、韩江梯级管理以及韩江沿线水利面貌的改善。即将建设的高陂水利枢纽,其气息明显、文化特征亮丽的内涵和外观,可以涵盖韩江历史遗迹、人文景观、红色文化的水文化背景,与下游水文化元素共同构筑韩江水文化景观。

   (三)韩江的开发与治理提升地方历史文化

    韩江流域历史人文内涵丰富,民间传统风俗、信仰,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异彩纷呈,形成纵向的历史传承、横向的水事亮点,铺展文化正能量、继往开来的良好格局。

    韩江文化融合闽西、赣州、梅州、潮汕、东南亚等地地方历史文化范例,在多元化时代,对于弘扬地方特色文化,激活历史元素,寻求发展机遇,优化族群的发展轨迹,具有壮大岭南水文化基础、丰富和提升地方人文内涵具有深远的意义。

 

   (本文获广东省水利系统2015年度优秀思想政治工作和水文化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并收入《水文化理论与实践》(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出版)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