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水利心声 > 信息内容

一条江一道风景,你叫她母亲

信息来源:综合科发布日期:2015/11/16 浏览数:8771

文/陈伟家

      对于你和我而言,这条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磅礴千年,气吞万里。江如巨龙,蜿蜒东南,在青山之中,望着眼前横卧而过的水体,不禁赞叹,天地日月,恒久坚持的就是这朴素的信念:只有向前。

      金山居左,100年前有一位名人从法国回来,曾经伫立江头。他鼓励师生同浴、男女同浴,并因此发生了一位学生不幸溺水的事件。学校陷入混乱,但是他坚持自己的观念,北上到了北大当起了教授。此人就是当年潮州金中的校长:张竞生。潮汕人教育的摇篮,大多源自古潮州的圣贤,在人文教育里,江水是流淌的智慧,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韩江无言,任时间飞逝,它一直向前,与爱它的人相依相伴。

      后人习惯于方向的叫法,这座写上“金山大桥”的跨江大桥,城里人还是叫它:北桥。

      北桥像一个窗口,它洞开了江水的苍茫时分,也记住了江水前进的方向。

      人有时很无聊。有时候谩骂古人,什么“封资修大毒草”,“打倒孔家店”?湘子桥曾被钢铁改造过。人有时候也很无奈,艰难地记起几百年前的模样,艰难地将古桥复建,又名广济桥。

      江水经常带来水患,也无情地离去。人在它面前,起码有一脸几千年的无奈。2007年之后才有这水的模样,韩江汇聚在潮州有了一个水库,那是潮州供水枢纽。

      远山,山外有山;近水,是远山的呼唤。那美丽的山的天际线,常常是孩童幻想远方的屏障。但是这水,却是幻画飞度大江的童话世界;前方的岸是仙洲的岸和草。一江飞逝,千年旧梦。

      换一个位置看这苍茫的江水世界,原来也是一处好风景。它叫西溪,它一路地南流,流进南海,与太平洋汇合的时候,水知道,自己从不用买票,却周游世界。

      这是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地方。幽深的大门之内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因为它控制住关乎下游1000多万人生命的“水”。

      大门之内,这里别有洞天。

      绿色环保是对环境的承诺。因为绿色,所以绿色。

      绿草地,碧蓝天,红红的瓦,白白的墙,风吹草低,不见牛羊。

      当岁月老去,时间依然悠悠,江水一派苍茫。